玩线上德州总在大底池中失手输很多,这坏习惯怎么改?

大家有没有过那种感觉?就是德扑底池一旦变大之后,我们做起决定来就会变得特别难?

这种感觉其实是一种叫“大底池上头症”的心理现象。

在有些玩家心里,他们觉得打牌只要技术好就可以在牌桌上获得成功,于是就只会埋头钻研技术,但如果真正想要在牌桌上取得长久稳定的收益,光靠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心理也对我们在牌桌的成功起到同等重要的作用,而对自己心理状态的掌控也需要像研习技术那样付出努力才能做到。

我最近在做三个玩家的教练,有两节课的内容专门用来讲到情绪控制的问题,讨论情绪控制就免不了会聊到上头,而对于大底池的迷恋就属于上头的一大诱因。

玩线上德州总在大底池中失手输很多,这坏习惯怎么改?

我们一旦上头,大脑往往就会被本能的直觉反应而非理性思考控制。

世界级潜能大师博恩·崔西曾说过:潜意识的力量是意识的数万倍。而我们的思想分成两部分,一是意识,二为潜意识,潜意识就是大脑中不用通过意识而直接影响我们行为的那部分思想。

意识可以通过推理让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它是理性且可控的,但潜意识却不受控制,它无法做出推理,不能区别好坏,常被称作主观心理或习惯,主观心理认识环境不依靠理性思维,而通过直觉或惯性。

“大底池上头症”就是完全依赖直觉的表现,我们之所以会沉迷大底池无法抽身最后因此上头,是因为我们对这些底池投入了筹鎷、时间和精力,一旦投入了那么多,最后就很难理性地在大底池中做出决定,在这种情况里,我们的思想往往是由情绪所主导,久而久之这种潜意识就变成了一种坏习惯。

今天早上学生A让我替他“诊脉”的其中一手牌,最后他在河牌就表现出了“大底池上头症”


大底池上头症案例

学生A陈述牌局过程如下:

NL25刀,线上6人桌,翻牌前CO位開局伽注,“我”在小盲位用A♥K♣做3-bet,CO位跟注。

我们两人单挑进翻牌,牌面发出K♦10♥5♥,“我”下註半个底池,对手在有利位置跟注。

转牌7♠,“我”打了一个接近底池的下註,CO位继续跟注。

玩线上德州总在大底池中失手输很多,这坏习惯怎么改?

河牌J♣,底池已经很大,有效码量只剩下相当于底池的3/4。我们先从客观角度去分析这手牌,然后再以学生A的思维去思考他的决定。

在河牌圈这里我们有三个选项需要衡量,衡量完后才能做出决定。

这三个选项分别是:全下、过牌-跟注、过牌-弃牌。

先看全下。

决定是否全下之前得先弄清楚下註的目的是什么,而下註的目的主要是有三个:打价值、诈唬、保护牌力。

价值下註能让我们从较差的成牌身上获取利润、诈唬下註如果成功我们就能从更强的牌身上抢走它们在底池中的权益、保护式下註是为了让有机会反超我们牌力的那些听牌付出代价或直接弃牌放弃变现其在底池权益的机会。

很明显,河牌圈的下註已经起不到保护牌力的作用,因为5张公牌都已经发完,彼此的牌力已尘埃落定,所以就不属于这一种了。


那么用AK诈唬下註是否可行呢?

完全行不通,因为有效筹鎷只相当于底池的3/4,那么想要靠诈唬下註逼走更强的牌,比如CO位范围中的两对或两对+的牌力,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既然下註的三个目的已经排除了两个,那么用AK全下打价值这条路能走吗?

看起来是不太行的,因为如果想要让比AK差的牌力Pay这个全下,这意味着CO位会用KQ或甚至比KQ差的第二大对子之类的牌型跟注,可除非学生A依靠读牌从CO位之前的行动中判断出他是一个跟注站,如若不然,想要CO位用更差的牌跟注的想法也是有点过于乐观了。

全下这个选项已经排除,下面来看过牌-跟注这个选择。

当面对一个中低级别游戏的典型玩家时,选过牌-跟注这条路甚至更糟。

首先有一点要明确的是过牌-跟注的目的是从CO位的诈唬牌身上获取价值,因为如果学生A过牌后,CO位若是用成牌下註,那么他打价值的牌型不可能会比AK差。

玩线上德州总在大底池中失手输很多,这坏习惯怎么改?

假设CO位的下註是在诈唬,那他的诈唬范围是什么?因为学生A的底牌已经有一张A♥,这说明CO位范围里的同花听牌数量就大大减少了,像A♥4♥这种牌完全可以排除出他的诈唬范围。由于牌面高牌比较多且跟两位玩家的范围都有比较强的联系,那么CO位如果想要诈唬的话,他就得搞点新花样才行,就得把T9、QT或QJ之类的牌转成诈唬来打了。

从理论来说,也就是站在平衡范围的角度,CO位确实应该用这几手牌在河牌圈转成诈唬来打,毕竟它们几乎没什么摊牌价值,可在NL25刀的游戏中,大多数玩家是不会在河牌用这些牌去诈唬全下的。

由此可见,过牌-跟注就是在浪费自己的钱,所以这个选项也可以放弃了。

所以大家现在应该已经清楚三个选项中哪个是正确答案了吧?

是的,学生A在河牌圈只有过牌-弃牌这条路可以走,但这并不是说选择过牌后就一定会输掉这个底池,因为CO位也有可能会选择过牌,那么AK在摊牌中是有机会赢过那些更小的对子的,可如果选下註,这些对子肯定也不会Pay。

若是CO位真的选下註后,他下註范围里的诈唬牌比例会非常非常非常低,因此学生A不应该用AK跟注。

不过学生A实际选择的是在河牌圈全下,全下后迅速被CO位跟注,他拿的是K♠J♠。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讨论过程中学生A描述了他在河牌圈的思考过程,他说:

“我不可能弃牌,所以就剩过牌-跟注和下註这两个选择,我觉得下註比过牌-跟注好。”

为什么学生A会那么排斥弃牌这个选项?因为这个底池很大,他对这个底池投入了很多,不管是筹鎷、时间还是精力,这些投入都让他很难割舍这个大底池,最后他的情绪完全控制了他的意识。

其实这种现象不仅会出现在牌桌上,这类心理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玩股票时明明已受重创却还是不舍得止损、选择某种职业生涯半途发现不适合却还是决定安于现状、或在感情中明明当前的关系对自己而言就只剩消耗却还是不愿放手等等。


如何调整这种心态?

所以我们要怎么在大底池中控制这种冲动?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实战中这种类似时刻出现时(如果感觉自己的思考已经受上头所影响),慢慢去练好如何去抑制这种冲动,而我们要修正的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习惯,要学会用理性控制本能。

下次在玩一个大底池的时候,如果你感觉弃牌才是最好的结果,但心里却有极强烈的意愿让自己无法放手,那我们可以试着对自己说下面这些话,让自己看清选择跟注或下註究竟是理性的决定还是只是一种愚蠢的冲动:

“我现在的决定有无逻辑可言?还是仅是一时冲动?”

或者说:“如果我现在跟注了,那这个决定是不是因上头所驱使的?”

玩线上德州总在大底池中失手输很多,这坏习惯怎么改?

多做一些练习之后,你的潜意识就会知道有些大底池确实不应该牢牢抓着不放,而一旦你在这些重要底池中学会放下某些执念,以后你就不会再因为上头而在大底池中一输再输了。


结论

底池一旦变大就会变得很难处理,这时候我们的思考受情绪干扰的程度也是最大的,而只有通过不断的练习,我们最终才能学会控制好自己的冲动,不让自己继续输掉那些额外的不必要的损失。

下一次如果你在河牌圈被伽注,或是河牌发出一张对你的底牌非常不利的牌后而对手又下了一个大注,你做决定时一定要弄清楚它是理性思考后的结果,还是受冲动驱使的盲目选择?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分享到这,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感谢阅读,祝在牌桌好运!